新葡亰8883

TEL:+86-23-68447530/68447511
FAX:+86-23-68182163
E-MAILL:cjac_xh@163.com
ADD:重慶市九龍坡區石楊路44號附8號A17-6
M:15823287885/13524101051 肖先生
专访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广汽和上汽的合作发自内心
浏览: 发布日期:2020-01-13

2019年底,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连袂上演了年末重头戏。12月23日,双方在上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就开发核心业务、产业链资源、新商业模式和海外市场等领域展开全方面的合作。


在中国汽车扩大开放、车市下滑的压力,与“新四化”带来的产业新机遇裹挟之下,中国车企之间迈出了“合作”这关键一步。外界也对中国最为市场化的两家大型国有汽车集团之间合作的未来,充满期待。

 

“我觉得大家和上汽合作谁先提出不重要,没有什么关系,是‘你爱我’还是“我爱你”,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要幸福’,重要的是两个都是发自内心自愿的,都是非常喜欢和看好对方的。”1月11日,2020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期间,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冯兴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双方正在就各个领域的合作进行探讨,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但是双方的合作会成熟一个、就先做一个。针对不同的合作内容,分别展开人员交流合作、技术交流合作、投资合作等。

 

1月6日,广汽集团公布了2019年产销快报。2019年,广汽集团分别完成产销202.38万和206.22万辆,分别下滑7.76%和3.99%。

 

对于2020年,广汽集团将挑战全年汽车销量同比增长8%(约220万辆)的目标。

 

冯兴亚说明,之所以定下这样的目标,是因为广汽集团近几年的销量增速其实都高于行业的整体水平。

 

“大家对行业的预计是增长1%,所以大家挑战8%,实际上相当于比行业水平高7个百分点。进到2020年,挤水分已经挤得差不多了,有一些风险点去年通过‘排雷’基本上大的方面都排掉了,广汽集团增长的点也是很明显的,应该说进入到了上升周期。”冯兴亚说。

 

2019年,广汽丰田、广汽本田均实现了逆势上扬,广汽集团销量下滑,主要是受到广汽传祺的影响。2019年,广汽乘用车仅销售38.5万辆,较2018年的53.5万辆,大跌28.14%。

 

“传祺终端销售只下降了13%,其实整个终端销售还是要比大势好。”冯兴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对广汽传祺的恢复增长充满信心,在与经销商的交流过程中,也感觉到他们情绪高涨、信心在恢复。

 

广汽自主的另一增长点是广汽新能源。随着Aion S和Aion LX的上市,广汽新能源2019年的销量突破了4万辆,同比翻倍。

 

面对明年特斯拉国产对于自主新能源汽车的冲击,冯兴亚说:“特斯拉这个企业是电动车行业的最先进入者,它具有新进入的领先优势,应该说特斯拉一直是大家学习的榜样,但是也是大家要超越的对象。通过学习、消化、吸取,再超越,这就是广汽的发展道路。在电动车上也是一样的,大家对特斯拉这个企业还是非常尊重的。

 

据冯兴亚先容,在电气化方面,广汽的技术路线是:立足EV(电动车),兼顾PHEV(插电混动)与HEV(混合动力)发展,面向未来适当储备FCV(燃料电池汽车)技术。其中,BEV(电池动力汽车)方向依然是广汽集团新能源汽车的主流发展方向,目标是打造中国乃至全球最优秀的电动车。

 

广汽集团计划在2025年实现全系车型电气化,其中PHEV产品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此外,根据规划,2020年内广汽将完成燃料电池示范运行车开发,2021年开始进行小批量试验性示范运营,争取2023年起在大湾区重点领域开展500辆以上规模的示范运营和验证。

 

他表示,广汽的新能源坚持走“融合创新,协同共赢”之路,携手国家电网、中国移动、Tencent、科大讯飞等各领域头部企业,不断扩大“朋友圈”,以大协同推动大发展。

 

“广汽集团希翼通过以上努力,实现新能源事业跨越式发展,力争2025年自主品牌新能源进入国内新能源行业前三。”冯兴亚说。

 

 

“两个人都要幸福”

 

《21世纪经济报道》(下称“《21世纪》”):广汽跟上汽的牵手合作,是基于怎样的契机?

 

冯兴亚:广汽和上汽的合作是面对新的行业发展新时代,面临着包括“四化”的转型升级,对汽车行业新的发展要求,另外再加上汽车行业的下滑、负增长的行业形势,双方完全是自觉自愿进行沟通建立的合作关系。基于上汽的领导班子、广汽的领导班子对整个发展形势的认知,大家对大势的看法是相同的。

 

行业面临着百年未有的大变局,汽车面临着各种新势力的冲击。在这种情况下,靠任何一个单一的企业应对电动化、智能网联化、无人驾驶的技术,又要满足国际化发展的要求,又要做好制造业本身很多的事情,对企业的挑战、要求的投入非常大。能不能找到有些领域双方共同投资,共担风险,共同投入,寻求一些合作,压力一起担,成果共同享受,理智地看这其实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陈虹董事长(上汽集团董事长)和曾庆洪董事长(广汽集团董事长)提出双方能够在很多重大领域进行合作,可以说一拍即合。2019年广州车展期间,曾庆洪董事长和我,与陈虹董事长、王晓秋总经理(上汽集团总经理)四个人在一起谈这个事情,谈得非常好。与各个中层、各个分企业征求意见,大家感觉空前一致,确实需要合作。

 

《21世纪》:广汽和上汽的合作双方谁先提出来的?酝酿多长时间?

 

冯兴亚:大家和上汽合作谁先提出不重要,不是说“你爱我”还是“我爱你”,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要幸福”,重要的是两个都是发自内心自愿,都是非常喜欢和看好对方的,这一点才最重要。我也希翼大家完全市场化的合作、发自内心自愿的合作能够有所收获,能够为双方的发展,在技术的领先性上、在成本的降低上、在资源的共享和节约上,为双方的发展带来利益、带来好处,这是最重要的目标。

 

《21世纪》:广汽跟上汽的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具体会是什么?有没有具体的落地时间表?

 

冯兴亚:各个领域对口的合作,包括研发领域的,包括智能网联的,包括未来汽车电子器件架构底层的搭建,甚至包括产业链相关的金融保险服务对整个行业的支撑,大家都在探讨,应该说没有时间表,成熟一个就做一个,也不需要对外公开,完全务实。哪个好做就做哪个,有的是人员交流与合作、技术的交流与合作,有的是项目的合作,有的是投资合作,没有限制。2020年挑战8%

 

《21世纪》:广汽发布的销量目标是同比增长8%,是基于什么样的考量去做的这个目标?对广汽来说有没有压力?

 

冯兴亚:销售目标其实不能用行业的平均水平看某一个企业,任何情况下,每个企业都会有高于平均水平、低于平均水平的。大家2017年比行业水平多13个百分点,2016年最高的时候多了20个百分点,2018年也多了7个百分点。2019年的时候从数字来看,广汽比行业水平大概好了5个百分点,但是实际上大家去年主要是在库存结构和内部调整上做很多工作,算上库存的调整,其实高于行业水平还是在7个点左右。

 

2020年,挤水分已经挤得差不多了,有一些风险点去年“排雷”基本上大的方面“雷”都排掉了,但是大家增长的点也是很明显的,应该说进入到了上升周期。综合评判,大家明年是挑战8%,大家对行业的预计是增长1%,实际上相当于比行业水平高7个百分点。如果行业只有增长1%的话,高出行业7个百分点,我觉得这是经营层必须做到的。

 

《21世纪》:2019年自主板块乘用车这块下滑了28%。对于自主品牌的下滑,明年是否有信心恢复增长?

 

冯兴亚:自主品牌是广汽的核心工作之一。在“十三五”规划的时候,大家讲“1513”。“1513”的第二个“1”其实就是以自主品牌为核心,大家没有这么讲,大家讲以自主创新为核心,其实自主创新的根本就在自主品牌上,这是大家举全集团之力来发展的一个点。

 

自主品牌是在用自己中国人的实力和全球世界巨头在竞争,经营自主品牌和经营合资相比是不同的。2019年确实传祺自主品牌有所下滑,按照行业的水平来看,统计下来,自主品牌截止到11月份,总体上我记得是下降16.9%,我当时做了测算,传祺终端销售只下降了13%,其实整个终端销售还是要比大势好。

 

去年国V和国VI的切换这件事,不是大家没有技术,因为国V到国VI成本是要增加的,生产国VI的车和生产国V的车是不一样的,虽然消费者使用是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于企业成本是有上升的。所以,在形势上是有误判的,有些措手不及,赶快切换,切换之后,由于工时的安排,有一些车型就推迟了。

 

大家也做了相应的调整,第二代传祺GS4上市,圆满实现了大家的目标,大家当初定的是一个月15000辆,现在超额实现上市时规划的目标,再加上其他的调整因素都已经恢复正常了。

 

今年,自主品牌恢复增长应该说是肯定的,除非有新的变化,但是我觉得增长的态势已经确定。我昨天下午参加传祺的经销商大会,开会期间和他们聊天,他们的情绪很高涨,信心恢复、收益增加还是有信心的。我也是一样,很有信心。学习特斯拉,超越特斯拉

 

《21世纪》:如果说前十年,中国电动化走在前面。在下一个十年,中国的步伐会不会被其他国家追赶?以前积累的优势有没有可能会失去?

 

冯兴亚:我认为目前中国电动车有四个特点:1.全世界市场规模最大;2.最近几年电动车的技术进步和产业化的速度最快;3.目前还是以行业销售为主流,个人消费刚刚起步;4.目前的电动车从经济性上、成本上还不能够完全和燃油汽车竞争,还需要继续政府的补贴和相关政策的扶持。

 

从这四点能看出来,为什么中国最快、规模最大?其实和国家战略有关系,因为新能源汽车是国家战略,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制度优势,制度由于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一旦上升为国家战略,全民动员,速度非常快,这是大家的优势所在。

 

能不能超越,其实就是说中国的体制优势能不能持续。如果大家这种优势能保持下去,我认为短期内超越是不会的。但是,如果这种优势放弃了,比如该国家政策支撑的时候有些力度没跟上,补贴过快退坡,基础设施对个人消费的刺激没有继续跟进。新能源汽车,行业消费起来了,因为从经济成本上已经是可行的。但是对个人消费,里程没有那么高,节省成本的经济性没有那么好,它从经济上还是有差距的,所以还是需要继续给予支撑。

 

保持汽车工业的全球领先性,这不仅是企业自身的追求,也是全民族的愿望,其实也是国家政策导向。企业、消费者、政府各种力量联合起来,共同把这种领先性保持下去,最终形成以电动车为核心,或者以新能源汽车为标志,能够实现换道超车和弯道超车,所以这一点我也是有信心的。

 

《21世纪》:关于下一代共享汽车平台,广汽有哪些针对性的举措?

 

冯兴亚:广汽现在从大的领域划分是两大平台:一个是纯电平台GEP,这一个平台实际上涵盖了A00级和BC级;另一个是汽油车单独的平台。现在的平台里面主要还是自主,电动车里面已经和大家的合作伙伴在联合开发面向合资企业的电动车,比如广丰的iA5纯电动车,实际上是在广汽GEP平台的基础上共同开发的产品。甚至包括广汽本田都在进行相应的合作。

 

《21世纪》:您怎么看特斯拉Model 3在中国的国产,会不会对广汽新能源的发展造成冲击?

 

冯兴亚:特斯拉是电动车行业的最先进入者,它具有新进入的领先优势。特斯拉一直是大家学习的榜样,但是也是大家要超越的对象。作为企业来讲,要研究先进、学习先进、对标先进。通过学习、消化、吸取,再超越,这就是广汽的发展道路。在电动车上也是一样的,所以,大家对特斯拉这个企业还是非常尊重的。在纯电平台上,Aion LX已经达到了纯电平台2.0,同行、第三方平台、消费者,大家对Aion LX的评价还是非常正面的,因为它确实是完全全新的平台。

 

超越特斯拉不能就某一个产品来讲,广汽在新能源领域要跟特斯拉实现竞争,是要靠综合实力的,要全面、全局性的,当然它会率先体现在产品上。大家想的是Aion LX这个产品怎么能把电动车做到极致,怎么能够让消费者更加喜欢它,这才是最重要的。

 

把电动汽车做到最好,充分体现电动汽车的特点,其实才是大家真正追求的。作为一个中国企业,有中国企业特殊的爱好群体,即便大家将来和特斯拉做得一样,我相信也会有更多人喜欢买大家的车,而不是喜欢特斯拉,因为大家是中国品牌,是扎根于中国当地的,是为中国消费者量身定做的。

 

《21世纪》:如何平衡传统燃油车和电动车的发展?

 

冯兴亚:传统燃油汽车和电动车的平衡问题非常难说也非常难做。因为传统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存在资源分配问题,有的时候投入到新能源汽车的多,传统燃油汽车就受到影响,但是如果不投新能源汽车,一味地做传统燃油汽车,随着电动车的发展,可能就失去了新的产业发展机会,所以这两点是必须要均衡的。

 

我觉得资源共享这种模式可能是比较好的一种。对广汽来讲,资源也是有限的,把大量的资源投到新能源上,对传统汽车有没有影响?一定会有影响,但是大家现在追求的是两者能够做到最好的协调和平衡发展,这就是大家力求做到的。

 

《21世纪》:广汽集团是如何定位智能化和新能源两者的关系,未来有怎样的规划?

 

冯兴亚:大家去年在深圳发布了ADiGO广汽智驾互联生态系统,其实包括几个部分,最核心的一个是自动驾驶部分和万物互联。一般我不叫万物互联,就叫智能座舱,加上自动驾驶、大数据和云平台,这是生态支撑系统。这几个子系统构成智驾互联的生态系统,就是ADiGO。

 

ADiGO最早是在新能源汽车上采用的,现在已经推广到传祺的汽油车,下一步这个系统将会在新能源汽车和传统汽车进行不同的升级、不同的装配。不同的技术发展水平,装配到不同的汽车上去,满足智能驾驶和互联网智能网联的体系需求。

 

无人驾驶是目标,在迈向目标的过程中,每一站都要有收获,大家叫作“沿途下蛋”。在通向无人驾驶的过程当中会下出很多个蛋,每个蛋都是收获,要把不同阶段的技术装在你的汽车上,保证你的汽车在这个领域内是全球最先进的。我认为在这一点上可能也是中国汽车工业和未来、和国际上汽车工业竞争的优势所在。因为中国互联网的普及,以及老百姓的接受程度,包括大家的开放程度、政府管制的需要,也是有优势的,也许除了电动化之外,在这一领域也是大家超越国际同行的一个切入点,我对此也是非常看好的,广汽也是真心地大力投入。

版權所有:新葡亰8883    |    地址:重慶市九龍坡區石楊路44號附8號A17-6    |    渝ICP备13003220号-2
新葡亰8883 关于佑旺产品中心品质政策事业服务成功案例联系大家资讯中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